能量的心

29
能量的心:它在人類天命中的作用

引言
一個我比任何其他的問題更常會收到的問題就是關於,人們如何可以有助於並且圓滿完成他們在這一生裡的目的。這個問題裡的一些訊息是:

>我要如何著手去發現我的使命和目的是什麼?
>我有全部的能量、洞見、和愛要給人類,如何才能以最佳的方式來傳送它?

這些都是高貴又誠摯的問題,而我也如它們所意欲般地關注著它們。儘管有著言詞上的限制,但我會盡我所能地去描述,這個行星上正在發生的事,以及在即將到來的時間裡人們如何能幫得上忙。

就如你們許多人已經在一些古代的預言裡讀到的,地球,和連帶地,人類,正在經歷一種被預言會發生在2012年的時間架構裡的在意識(或知覺)上的變革。這種(整個)行星的轉變,是一個銀河系之轉變的更大的計劃之一部分,而這銀河系的轉變,是‘橫越過 時間/空間 之多重次元的宇宙性轉變之一個還要再更大的計劃’之一部分。

它是當你在你的 心-腦 同步(heart-mind synchrony)之最為清明的狀態下所能構想得到的最大的計劃。目前地球上為何會有65億人口的原因之一就是,它是一個‘所有相關的浩瀚的各式各樣的宇宙存在體們具體化要進來幫忙,和觀察,這種行星的變革’之重大事件的場所

你們每一個人都是這件事的一部分,特別是,如果你是正在讀這些字的話,因為它們是能把一些個人結合到這件正在進行的事的一個‘弦之事件’【註1】的一部分。


26

我們的正在轉變中的命運

有一些在這行星上的勢力團體並沒有有意識地察覺到這種轉變,但仍然在‘創造那些會促使這轉變加速的情勢’這件事上,扮演了他們的角色

我沒有絲毫要讓你們驚慌不安的意思,但將會有許多災難的時刻在前頭等著人類,特別是在接下來的7到9年裡。

這是那‘為了使一個行星的意識能夠從一個次元移動到一個更高的次元,而在這個次元裡,這更高次元的一些屬性能在群體意識裡找到表達,並且把一些階級制度的系統,像是政府,商業,宗教和文化,在其中運作的方法加以轉變’的過程的一部分。

這種對於行星的一些基本系統的重組(re-gridding)或轉變,必須發生在人類的一些重要發現能夠展現之前。這些重要的發現包括了把智能置換到某種超自然的,相互連結的,以(heart-centered)及‘以“心”為中心’的位置上。這是“對於‘人類靈魂’以及‘它的與更寬廣的複合宇宙之相互連結’的無法反駁之科學發現”的前兆,這件事將會在這個世紀的最後1/4世紀發生

將會發生在接下來的7年裡的一些變化,是人類要去躍過的一些堅實的障礙(substantial hurdles),不能跌倒。它需要我們全體去表現出一種內在的平靜與信心--去採取我們最深的內心的一些頻率,並且把它們分享給大眾。等一下我將會更詳細地解釋這一點。


maze-mind

你們之中那些熟悉WingMakers資料的人都知道說,Animus【註2】是魔王撒旦,或邪惡的化身,之神話性的表達的一部分。

他們與那些決心要控制地球以及其居民的組織共同運作。他們並非全是外星人;他們就在這裡,在我們之中。(They are not exclusively extraterrestrial; they are here among us.)

在任何人因為這樣的陳述而不安之前,讓我清楚地申明,Animus(我會用這個名號來提到他們只是為了一致)在這個轉變裡正在扮演著一個角色。沒有他們,那轉變就不會發生在這時候,從這個行星的歷史上來看(given the planet’s history)。

以善良與邪惡的標準來說,他們是邪惡的,因為他們相信心智(或腦力)的至高無上,以及它(心智)的‘藉由操縱人類大眾並且剝削行星的資源而策動社會和經濟的結果來讓他們獲利’的能力。

他們所不了解的是,有比人類或甚至是外星智能--不管它是多麼地有知識或經驗,也不管它是多麼地進化--更高的一些力量在一個集體的層面上正在組織與運作。在這個時代,不是只有單一的一個彌賽亞,先知,或救世主會出現來和這些精英勢力相抗衡。

在我們的時代,它會是一種宇宙的、外星的、和人類的力量的相混合,因為利害關係太重大了,宏觀的環境太複雜了,而歷史沿革也太混亂了,只由任何一個個人站出來要幫助人類躍過等在前頭的那些障礙是做不到的。

這一次它將會被以一個聯合的團隊的方式來完成。這個團隊將會為‘行星的意識’以及‘在前頭等待著它(指行星意識)的次元性的轉變’之行進的路線掌舵。它的運作將會與‘心的本源(或原則)’(the principles of the heart)調和一致,不受被指定的精英之心智所支配(independent of the minds of the appointed elite)。

Liminal宇宙進化論裡有一段這樣寫著:〝當Animus相信他們用智能的鑰匙正要進入地球的宅第之時,光之一族(the Tribe of Light)將會由後門穿入,以一種沒有任何智能可以解開的頻率,將入口通道和窗戶封閉起來。

Animus將會掙扎著要勝出,但因為他們的心已經凋萎了,他們會被拉到為他們準備好了的,一些更低的場域(the lower fields),而地球的宅第則取得資格(或畢業)而進入了一片恩寵與平靜的牧草地(a meadow of grace and calm),從這裡,人類的靈魂得以升起。〞

以一種寓言的語調,這一段文字適切地描繪了將會發生的事。那“掙扎著要勝出”將會令許多人不愉快,而伴隨著的壓力將會導致許多人失去平衡,並且轉移而離開了他們的心和更高的心智,反而從他們的‘爬蟲類動物或最基本的腦力之倖存的中樞’(their survival centers of the reptilian or first brain)來運作。就是在這個時候--當人類正在做出它的跳躍的時候--你們每一個人都能把你們的心能量(heart energy)貢獻給那更大的善。


18

一種超越宇宙的智能

有一個‘最初源頭’【註3】或‘中央太陽’(Central Sun)存在著。所有的次元都通達它。

不管你們給它的名字是什麼:Higgs Field,源頭智慧,聖靈(或精神體),它作為‘愛’而自那‘中央太陽’發出,而它會藉由它的智能,次元性地轉變宇宙。

是的,愛是有著威力強大的智能的(love is powerfully intelligent)。它有一種亮麗燦爛的智能,那就是我們在每一個意識的次元上所看到的光。

愛,在這種聖靈(或源頭智慧)的核心頻率上(at this core frequency of Spirit),連接到你個人性的自己,透過你內在最深處的,能量的心【註4】。

(愛)在這樣的連結上傳遞而進入並且穿越過你。

你只需要去想像和視覺化這種聖靈(或源頭智慧)的智能進入到你的身體,並且透過你而傳遞給了所有你遇到的人(就可以了),而當你這樣做了,你就是已經把你的天命帶給地球了。你已經把天堂的一個層面嫁接到人類和地球的一個層面了。而這就是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原因。

對你們有些人來說,這也許顯得不夠複雜。這樣的使命甚至會讓人覺得太渺小了並且有點不算什麼的感覺,如果和整個起因的宏偉比較起來的話。也許你們有些人會覺得那並沒有真正用到你作為那神性的脈衝的一種管道(as a channel of the divine impulse)之全部的潛力。這是 心智-自我 在對你說話。傾聽你的心和它的智慧。當你在讀這些文字時,它 感受到的是什麼?

它(這件事)並不複雜。它(的原理)是簡單並且是根本的。只要一個系統是穩定的,或處於平衡狀態,要改變它很困難,但當它朝向不平衡轉變並且墜落到混亂之中時,即使是一絲調和的能量(a filament of coherent energy)都能夠把它帶入一種新的結構--一種新的和諧。這同樣適用於,作為一個個人的你對整個地球所能做的。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是一絲調和的能量。

交織在一起這些細絲就能構成一種‘能把地球和人類的轉變拉進一個較為平衡的過渡時期’之能量的效力(energetic potency)。


一種‘心’的選擇

行星(遍及整個複合宇宙裡的)上最為強力的調和能量,就是那發自‘中央太陽’並且由聖靈(或源頭智慧)傳導到存在的所有次元之,愛的智能(the intelligence of love)‘心’是具體化的靈魂們,不管是不是在時間或空間裡,之宏偉的網絡裡的分享中心(hub)。

你,作為一個個人,可以選擇要被連結到這個網絡上,傳導著這網絡在其上運作的調和的能量,或者,你也可以選擇不要。那就是當我說它並不複雜時我真正的意思。確實,它是一個簡單的選擇

對於你們那些想要去表達你們內在最深的精神性功課之其他層面的人,我鼓勵你們去那樣做,特別是如果它有助於你們在這種‘心智能的連結和等同的表達’方面的發展的話。我們可以做的一件最為重要的事就是,在我們每一天的,時時刻刻的表現裡,去實踐這種‘心的智能’。當這個被做到了,你就是真正地與‘要幫助這行星的轉變’的這個使命對齊了。

選擇去成為,在你每一天的遭遇中都表現出它自己的一絲調和的能量、心智能的一個分享中心。這行星,以一種真實的意義,依靠著我們在這件特定事務上的選擇。那次元性的轉變在越來越增強的明確性中正在到來。它正開始在隆隆作響地迂迴前進著。現在正是我們每一個人去有意識地做出這種選擇,並且有意識地這樣過活的時候。這是我們的時代。


34

發自最初源頭之表達的根本頻率(The fundamental frequency of expression)--用我們的言語來描寫它的話--就是‘以一種沒有條件或批判的愛,而對所有在它的形式裡的生命之讚賞’。這是在那最大的,最具包容性的存在的次元之知識裡運作的一種愛的類別(a classification of love)。

它因此是有著最高的智能的,因為它瞭解‘在時間之向外的氣息中之所有次元裡的生命,之意義深遠的開展’(the purposeful unfolding of life in all dimensions in the outgoing breath of time)。

當‘這種愛’的頻率進入到時間,空間和物質的那些次元裡之時,它被降低了。它費了極大的心力(with great care)才在能量上連結到了個人,在心的地方(at the point of the heart)

這就是為什麼在胎兒時期心臟的發展早於大腦的原因;它逐步地賦予人類儀具【註5】生命力,將人類儀具準備好以去容納靈魂意識。當靈魂在胎兒或嬰兒內行動時(它在兩者之內都可以行動,視情況而定,我並不試圖要在這裡解釋),它透過了這種由心所打造出來的管道而行動。它建立起了與源頭智慧【註6】的這種連結--本質上是從心,到靈魂,到聖靈,到最初源頭。

這是人類儀具的支撐基礎。是這個能量的臍帶,滋養了我們所感受到的,對於彼此和對於我們的創造者的連結感。


25

對齊(源頭)並且內心平靜地活著

在人類儀具裡有許多的智能的中心。以某種意義來說,每一個細胞都是有智能的。然而,人類智能的主要叢簇是在心和大腦--特別是在前額葉【註7】,而神性的智能之主要的源頭(the primary source of divine intelligence),當與人類的肉體有關時,卻是那‘心所擁有的,與“造物主的聖靈”或“造物主的愛的頻率之發散”的連結’。

因為心是一種獨立的知覺器官【註8】,在物質層面,並且是通達造物主的一種連接環節,在一種能量的層面,(所以)它有著一種對於神性的智能之接收能力,這容納在心內的神性智能,在當一個人(的內心)無所衝突 時,是最容易接取的。

一個內心衝突的人就是一個(對源頭)無法確信和無法對齊的人(A conflicted person is one that is uncertain and unaligned)。心能夠以更大的明晰和強度將它的智能提供給人類儀具,當人類儀具並非在一種衝突或情緒上的騷亂之狀態中時。


Philosophy-Graphic-

人類儀具可以被比擬為一座廣播塔,而心是它的發射台。當人類儀具是在一種無所衝突的狀態中運作,而發射自它的心的中樞時,它就是在把最初源頭的頻率放送到地球的層面,而只有些微程度的它的人類影響在裡面(with only a small degree of its human imprimatur)。如果這個人是從騷亂和衝突的情緒狀態中來運作的,他們就無法接取這種頻率,更別說是要去傳送它了。

因此,就如你也許已經猜測到的,訣竅就在於,活在一種無所衝突的狀態中,運用一種高度的自我情緒管理(exercising a high degree of emotional self-regulation)以使得你能更深地接取並且更完全地傳送你的心智能,而讓全體受益。

那類似於去傳送讚賞和慈悲的感覺(the feelings of appreciation and compassion),而不是說出字句 或採取行動 等那一類的。那無關乎行動和字眼;那是關於‘個人的感覺世界’以及‘他們如何一致地將這個世界從他們的內心裡表達出來--不是以誇張的讚嘆或軟弱的多愁善感,而是以,對於“不受歷史、記憶、期待、或批判所阻礙之情感上的支持”(這種態度)之透徹的理解力’。


banking-759x500

一場無聲的戰爭之效應

請容許我先脫離主題一下,以便我能夠為‘活在一種無所衝突和情緒穩定的狀態中’這個目標,鋪陳一些背景。

Animus存在於我們之中。他們操縱著我們賴以為生的經濟情況,經濟情況塑造了社會秩序和文化。我們的教育幾乎不容許我們去瞭解我們存在於其中的那些肉體的和非肉體的系統,這損害了我們對於‘我們是什麼和我們是誰’以及‘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的讚賞。Animus並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裡,他們只對一件事反應:權力--不管它是隱藏著的與否。

一場無聲的戰爭正在全球各地被進行著,而它陰暗的漣漪碰觸到每一個人。它使我們失去勇氣,並且引起了,如此不知不覺而持續不斷地啃蝕著我們的感情的,情緒上的騷亂。壓力大量存在著,橫掃過我們生活於其上的那些架構。

在這種騷亂的舞台上--必須在財務上和每天的倖存中趕得上--我們養育我們的子女,照顧年老的父母,每週工作50個小時,要跟得上在科技方面的要求,採購必需品,培養和維持我們的人際關係。

在這種已經張掛起滿帆(full canvas)的生活上,我們又被拉進了媒體的暴虐之中,這種媒體的暴虐使我們的注意力逐漸變狹窄--所剩下的注意力--就進入到了,只能被形容為大多是沒有生氣的(soulless)以及沒有深度和精神啟發性的內容裡了。

在未來的幾年裡,這場無聲的戰爭將會持續進行著,甚至還會逐步升高,而這種操縱的施壓者將會毫無疑問地發動攻擊。我提到所有的這些,是為了向你們保證,我瞭解到所涉及的困難。當生活的每一方面都被強加上了騷亂和不安,要活在無所衝突的狀態裡是不容易的,特別是在時間加速的當口上(in the vice of accelerating time)。這種實相,無論如何,都不是你的‘能量的心’要存在於其中的實相。


of-reiki

‘心’實相

你的‘能量的心’是多重層次和全像的(holographic),意即,它包含了範圍從‘世俗的、稠密的、3次元的環境’到‘最初源頭的那些神秘和超凡的次元’之所有的那些生命的次元。

在它的核心能量頻率(core energetic frequency)上,它被連接到了那相互貫穿到所有的次元和所有的生命之‘愛的格網’(the grid of love)。

在這個聯結點上,心在靈魂之內跳動著,跳動的方式和‘它脈動的節奏電磁性地【註9】遍及整個身體’相類似。

‘人類靈魂的心’和‘最初源頭的心’是一致的。記得嗎,我們是被以我們的創造者之形象創造出來的在這種‘心中之心’裡的(Within this Heart of hearts)就是那,我們全活在其上,並且因此有了我們的存在,之傳輸(transmission)。

就是從這裡,我們就已經被轉向了(we have been diverted)--我們的注意力分散而進入到上千個方向,忘記了--不,低估了我們的心之智能,和,我們能夠應用它的那些特殊的力量(因而獲得)的那份自在(或不費力,ease)。

生活的壓力還會把你擲入(追求)生活的逸樂之方向,但也可以把你擲入(追求)生命的奧秘之方向。無論如何,你必須找到,然後選擇你的方向,來進入你的心的智能。那無法被強加於你,而又太少人懂得如何去深入到他們的‘能量的心’並且啟動它的傳輸,以便它可以經由人類儀具天生的能力而被播送出來。


3bc47630041e99f8810d98f8cd4fd5b6

‘心智的分散注意力’(Diversions of the mind)和‘低估了心的重要性’就是個人們無法懂得如何去啟動和播送他們的‘能量的心’的原因

心常常被視為是 心智-大腦 的一個從屬部分。它被混淆成是情感活動的場所(the seat of emotions),為此,心已經變成了一種遊手好閒、非動詞的(non-verbal)智能,與忿怒和恐懼的衝動相稱,也與愛和憐憫(compassion)的衝動相稱。

事實上,在人類儀具裡並沒有一種比心更為穩定的力量存在著,也沒有一種比心更為有智能之‘感知的源頭’(source of perception)存在著。

在古代,心被視為是靈魂活動的場所(the seat of soul)。它曾是介於‘靈魂的世界’和‘肉體-心智 的世界’之間的門戶。它已經,在近300年來的科學裡,歷經了一種位置的改變(a repositioning)而成為了一種機械性的幫浦(pump)之傑出的生物性資產,但仍然,也只是比一個分送血液的機械裝置多了一點點而已。

在更為近代的時候,形而上的學者們(metaphysicians)已經把心置放在那些情感性的頻率(the emotional frequencies)裡,把它的位置標示在星光層面(the astral plane)或情感的層面(the plane of emotions)了。

他們推論說,心是身體之情緒和感覺的中心,因此它並不是被它自己的智能所管理著,而是被心智(腦力)的智能所管理著。形而上學已經悄悄地把心貶抑到一種情感性表達的位置,而因此也必然要與一些心智(腦力)中心配合,而這些心智中心則運作為人類儀具之積極活躍的、具指導性的本源。

就是這種‘心的使命和功能被科學和形而上學改變了位置’,已經使得心在現今世界裡的作用被降低了,而這並非偶然。只要 心智-大腦 被它的自負給遮暗了,它就會斷定說,心是它的儀具,雖然真正更為真實說法是,心智-大腦 是心的儀具


02.jpg2

‘心的智能作為“人類連結到我們的造物主之神性的智能之主要的源頭”將會被正確地瞭解’的時代,正在快速地到來。它的那些‘感知能力’與‘精神的恢復力’(resilience of spirit)是這種‘親密地連結到最初源頭’的一種結果。它將會成為一面鏡子,用這面鏡子人類會看到--以高解析度和無可否認的細節--人類靈魂的那些奇妙處。

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它(這秘密)是,儘管有著所有的重要性,一種簡單的,優雅的,純真的,並且是理性的行為。它是那最小的行動而它是無言的。在它之中不可能感覺到自我的誇大不實(It is impossible to feel the puffery of ego in its midst)。

它就是這件事:感覺你自己連結到了你的創造者,在你的心的地方,但釋放出那,來到你這裡的,愛之流(Feel yourself connected to your Creator at your heart, but release the flow of love that comes your way)。

造物主的遺產(bequest)以愛的形式永遠都正在流向你這裡。它進入到你,在你的‘能量的心’裡(It enters you in your energetic heart),而從它那邊“遊走”(“ travels”)到你的肉體。從你的心那裡它觸動到你的大腦,而釋放荷爾蒙進入到你的血液的流動裡,這樣--不時地在完成你的傳輸。

去感受這個過程。要察覺到它正在發生。有意識地共同創造它的發生。而當你在做的時候,用這簡單的指令來釋放它:“來到我這裡的,透過我而流出去。(what comes to me flows through me.)”

看到它是多麼地簡單和優雅了嘛?其中有意圖,或共同創造。有視覺化。有‘感覺到連結’的啟動(There is the activation of feeling connected)。有釋放。有流出。有以心為中樞的集中(There is heart-centric focus)。並且有著逗留不去的讚賞的頻率(the lingering appreciation frequency)。

有一種已經被遺失在時間裡的古代的智慧。它這樣陳述著:心是我們每天都必須要面對的地方,因為在那裡,我們會找到我們自己。


flat

集中於心(FOCUS OF THE HEART)

我了解你們有許多人被吸引去閱讀或研究一些精神性的作品。你們有許多人覺得你們的目的是要去擴展這些作品,去為那古老的見解帶來新的洞見。你們渴望你們的目的能被連接到那‘以一種積極的方式觸動到許多人之一種崇高的表現’(a grand expression that touches many in a positive way)。

這一切我都了解,而更有甚者,卻也更坦誠地,我要告訴你,你的使命和目的--如果被用一種精煉的程序提交出來的話--可以在上面的3段文字裡被找到。問到‘新增的資料為何沒有在WingMakers.com或Lyricus.org網站上被釋出’的信件,每天都紛飛而至。我了解那種,對於‘宇宙的結構和地球上正在發生的事’這些方面想要去知道得更多的渴望

在某種程度上,那就是我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釋出這份文件的原因。但是我所要傳遞的那些資料,並非全部都是預定要給目前在場的人的。它們是要給在未來具體化的人的,理由我已經講過了。

你們的對於知識方面的饑渴是令人欽佩的。(但)你們的對於‘在其他次元的經驗’之饑渴,是因著‘對於未知的恐懼’而盈虧起落的。你們的對於‘心的智能’的饑渴,比你們所猜想的還要更為強烈,那是因為你們把它重新標示和重新分類為,是對於知識和經驗的饑渴。

因為你們一直把焦點集中在‘第3眼’、在更高的心智(或腦力,the higher mind)、頂輪(the crown chakra)、宇宙的知曉(the cosmic knowing);而且你們一直奮力要把知識和體驗帶進你們的心智(腦力)之中。

這並不是什麼錯誤或誤導。它是自然的,它也是目前在場的人被編碼(設定)的一部分(and is part of the encoding of those present in this time)。我只是要闡明,該是(把焦點)轉換到‘心’的時候了。去問“為什麼”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


1134714714-Life_is_an_echo_what_you_send_out_comes_back_what_you_sow_you_reap_what_you_give_you_get_what_you_see_in_others_exists_in_you

這個行星上大量充斥著和‘人的精神探索以及上升歷程’相關的知識。並不需要有那些層層的修飾(It does not require layers upon layers of embellishment)。

真正的是,這些層層的修飾--在許多情況下--產生了‘會遮掩掉在你們的內心裡之純粹的領會(the pure understanding inside your hearts)’的那些濾鏡與魯鈍(或稠密度,densities)。

這是一個創造力和共同創造的時代(This is a time of creativity and co-creation)。這不是一個翻修(re-working)、修飾、或擴大過去的知識系統的時代,而這是有理由的。

人類的天命是被集中於‘要在地球上建立起一種新的、更高次元的意識’這件事之上的,而在如此做的同時,創造出那有意識的、雙向的連結--連結到複合宇宙以及存在於其中的存有和存在體們。

當我們躍上了在意識(或知覺)上的這種轉變的時候,我們每一個人都將會需要一種增強了的‘創造力和直覺’,而這正是我們的‘能量的心’的質地(fiber)。


27

當我說到創造力時,我在說的並不是美術,音樂或寫作的創造力。我在說的是那終極的創造力--創造出你的實相之那些新的感知(creating new perceptions of your reality)。當你透過了你的‘能量的心’之棱鏡來觀看你的實相時,你的實相將會朝‘人類本身正在轉變的方向’轉變。換句話說,在‘你的觀點之實相’與‘人類未來的實相’之間(會)有一種對齊(alignment)。

在這種對齊裡,有著‘在完成這種轉變(或躍過障礙)的過程中之槓桿效力(power to leverage)’存在著。這就是它為什麼會如此極度重要(vital)的原因。這也是它為什麼會觸動到這麼多人的原因。

你可以把你的餘生用在創造出新的字眼、以新的筆法來改寫舊的東西,而你將會觸動到--如果你夠幸運的話--幾千個人。但你要觸動到他們的哪裡呢?他們的心裡?他們的心智(或腦力,mind)裡?他們的筆記本(或錢包,pocketbooks)裡?

你(也)可以啟動你的‘心智能’並且把它應用在你每天的生活裡,而(只要)過了一分鐘,你就可以觸動到整個‘人類的格網’(the entire grid of humanity)。原則上,這動作會作用為‘愛的格網(the grid of love)被設計成,對於一種與格網本身可以相容的輸入頻率來講是可滲透的,然後再把這個輸入傳遞遍及整個格網,而作為一種能量的附加’這件事的一種結果。

但如果那(輸入)頻率(與愛的格網)是不相容的,那麼那輸入將會被封鎖於格網之外。(這份文件的目的並不是要去解釋這件事在細節上是怎麼運作的;或許在以後的文件裡,我會說明在這格網之後的物理學。)


MERK-759x449

潛能與選擇

有一部分的你,那部分就如它也許是的那麼沉默,會問一個邏輯上的問題:“如果最初源頭是如此地威力強大、全知,並且是最高的愛之源頭,像我這樣的一個個人,為什麼和如何,會對此有所影響(make any difference)呢?”

如果你沒有那種會有所影響的潛能,你就不會在這裡了。那會起作用的字眼,在這件事情裡,就是潛能。‘有著這種潛能’正是那界定了一個個人(會是什麼)的東西,因為‘有潛能’就表示了‘必須做出選擇’。如果我們可以把每件事都留給我們的創造者(去處理)的話,我們就會相對地比較沒有價值--只是宇宙的一批貨物而已。

無論如何,我們每一個人都備有‘傳送進入這個宇宙性的人類的格網(this universal grid of humanity)並且對它做出貢獻’的可能性--並不是它需要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而是我們需要從它那裡得到什麼。

那個‘把你的心中之心(your heart of hearts)放在你的手掌上並且以無私的奉獻將它提供給你的兄弟姊妹們’的姿態,是送給最初源頭的終極信號,表示你已經為這個次元性的轉變做好準備了。

一個信號必須被送出,而它必須是那精確無誤的信號,否則它將會傳入那些較低的次元性格網裡,那些較低的次元性格網無法接取到‘能把你們的信號傳遞到中央太陽的那些能量的通道’。

有許多格網環繞著這行星和人類意識,但只有一個是貫穿全部的。只有一個是沒有例外地包含了全部的。而正在被設計要去容納那個即將到來的轉變的,就是這個格網。你們可以把它想成是,將會把地球移動到一個新的次元性狀態之,人類的意識之“鞋拔”。這個格網越強大,它將越能夠為它的終極目的效勞。


02.jpg3

‘心’地圖

我了解到人們會有那種,想要有明確的“地圖”--可以確定地指出一個人要如何著手去啟動和傳送他們的‘心智能’--之傾向。如果有這樣的一張地圖存在過的話,那麼它就是在損害你自己的創造力和豐富的資源。一個人生命中的那些要緊的事--和一個人的目的相關的--既不是一些公式化的勒令,也不是一些真言(或咒語)。它們是一些感受,以及,這些感受要如何一致和無所衝突地被傳送出去。

想要‘明確’和一種‘我是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的感覺,是很自然的。如果我能為這種‘進入你的內心’之壯舉畫一張地圖,並且把它交給你的話,它也不會是用字眼或動作來完成的。它會被以一些感受,和,在那些感受裡的能量學(energetics),來畫出。

它會被以一種能量的傳輸來完成,這種能量的傳輸是你可以接得住的--可能如它也許會是的那麼短暫--但它會是某種你可以感覺得到的東西。在這些字眼和形象化的描述裡,我已經試著去編製出一份能量的傳輸 了。你們必須去做那接住的動作,以及把它那資源豐富的應用實行出來。

大腦並不是一份能量的傳輸之主要的接收器。它無法吸收那些‘在感覺的世界裡相互混合,在比光速還快的節奏裡舞動著的’微妙的頻率和質地(textures)。只有心能夠捕捉到這些能量的傳輸之內在本質的意義,而有時候這意義並不會轉譯給腦力(或心智,mind)

這種情況會留給一個人‘那心地圖,或能量的傳輸,從沒有被收到’的感覺。我只能告訴你說,如果你從一種真誠的視角(perspective)來讀這份文件,並且傾聽它的話,就會有一份傳輸。一份地圖正在被印蓋於你的能量體(your energetic being)裡,而它正在啟動你的‘心智能’的一個部位,這部位將會--隨著時間的過去--站出來而成為一位製圖者(step forward as a mapmaker)。


最後的話

我知道這篇文章帶有著陰鬱的一面。我希望我已盡我所能地做到了,對你們的再度保證,眼前的這些重大事件,雖然令人擔憂,但同時也會對所有牽涉到的人起活化作用每一個人都會被發生在這行星上的事所觸動到。每一個人。記住這一點:我們全體都與你同在(You are with all of us)。

盡你所能地深入去體會這句宣言裡的那些本質(textures)。它將會在那些艱難的時期裡支持著你。要知道每一個人(包括你在內),不管在那些生命的情境中他們的顯現如何,都是試著要在那‘彌漫於這個行星以及,聯帶地,他們個人的生活上’之動亂中,做到他們認為是最好的。這是在你那內在最深的心中滋長的,慈悲之根(the root of compassion)。

就如這份文件所陳述的,你有著‘能夠去接收和傳送,發自中央太陽或最初源頭那裡的一種愛的頻率與智能’之潛能。這個潛能需要你做出選擇去達到它,去把它變成你的新使命的一部分在如此做的當中,你就是已經,對於那等在前頭的行星的變革,發出了準備就緒的信號,並且你也是在做出一份貢獻,以使得這個轉變能以更大的平衡和穩定性來發生。

這篇文章的某些層面是被故意模糊掉的。例如,這種次元性的轉變背後的目的是什麼,是誰在精心安排它的進行,它將會在什麼時候發生,以及,那新的次元將會是什麼樣子的--以實際上的說法?

(這一次)我還是把焦點集中在這個即將到來的變革之那些比較個人的層面。在未來的文件裡,我將會和大家分享更多與‘在次元性的環境裡將要發生的那些改變’相關的事。

從我的世界到你們的世界

James


02.jpg2.jpg3

註 釋
1弦之事件(Event Strings)--
弦之事件是一些‘通常是經由意識的多重階層而被策畫安排的經驗’,目的是為了要創造出那些,有利於覺察的擴張(the expansion of awareness)之情況。它們通常被Lyricus教導團用來安排在一些個人的經驗裡而激起他們對於一個新的觀念或覺察之覺醒,或是由一位特定的老師或教學事件來帶領他們渡過一些(學習的)路徑。

弦之事件是‘把一些個人連結到,能夠把一種過時的智能模式重組(re-grid an obsolete mental model)的一些新觀念或能量的傳輸’這件事的催化劑。它們最普遍地是被用來轉變在那些‘是為人類的天命之先鋒的那些最初的光之工作者(the initiated light workers)’之內的覺察。

2 Animus--
Animus,就如在WingMakers資料裡所描述的,是一種渴望要變成‘靈魂的載具’之合成(半人半機器)的外星族類。他們缺少了生物和知覺的系統(the biology and sensorial system)來承載(house)一個靈魂的那些微妙的頻率。他們渴望在人類基因的助益之下來設計他們族類未來的基因。因為他們的優越的智力,他們已經變成和地球上的一些經濟勢力相結盟了--以一些顧問和科技促進者的身份(as advisors and technology enablers)。

3最初源頭--
最初源頭是一個不但佔據了所有的時間、空間、能量、物質〈matter〉、形式〈form〉、意向〈intent〉,而且佔據了所有的非時間、非空間、非能量、非物質、非形式、非意向的意識。祂是把存在的所有狀態聯合成一個存在的那個唯一的意識。而這個〈由存在的所有狀態聯合起來的〉存在就是最初源頭。祂是一個一直在成長、擴張而無以名之〈inexplicable〉的意識,祂把存在的所有狀態之集體經驗組織成一個協調一致的創造計畫;把擴張和拓殖〈colonization〉組織成創造的領土(the realms of creation);並且把創造的內含物(the inclusion of creation)組織成“源頭實相”--最初源頭的家。

4能量的心--
橫越過空間之所有的次元,存在著一種 “基本的(primary)振動場”或“首要量子”(quantum primacy)。這個場是非物質的,但它提供訊息給那些是為物質的(This field is non-physical but informs the physical)。它獨立於‘那些存在之物質性的結構’(the physical structures of existence)之外而存在,而在Lyricus的老師們之間被知曉為 “非衍生性的訊息結構”(Underivative Information Structures,UIS)。

UISs是‘次-量子’(sub-quantum)並且相當於(represent)有生命的系統與無機的物質之主要的藍圖(the primary blueprint for living systems and inorganic matter)。就是UIS造成了相互貫穿於全部的行星,天體,銀河系,和宇宙之間的那些“量子場”。它是連結了非本地與本地,個人與集體,單一與無限(the one and the infinite)之‘生命的交流處’(the communication field of life)。

‘能量的心’是UIS之非物質性的構成要素,它是UIS通往‘靈魂載具’或人類儀具的那些直覺的和智能的中心之通道或入口。以某種意義來說,它是物質性的心臟在次量子層面的藍圖(the subquantum blueprint of the physical heart)。

5人類儀具--
人類儀具是由三個主要的部份所構成:生物性的〈The biological〉〈物質的身體〉、情感性的〈the emotional〉、以及心理的〈the mental〉。這三種不同的智能和感知的工具與系統,聚集起來,代表了當“個別化了的精神體”〈the individuated spirit〉與時間、空間、能量、物質〈matter〉之物質性的次元交互作用時〈所用〉的運載工具。在Lyricus的術語裡,它被稱為‘靈魂的載具’,而在它裡面的靈魂意識正在活化靈魂載具的知覺系統,以增強靈魂在物質性世界裡的影響力。

6源頭智慧--
源頭智慧是被投擲而進入所有的世界、所有的次元、所有的實相、所有的生命形式、所有的時間和地點裡的,最初源頭的“能量-意識”〈energy-consciousness〉。源頭智慧,在功效方面,是最初源頭的“眼睛和耳朵”,而它的角色主要地是專注於表達、維護和支持最初源頭的意志。在一個更為個人的層面,它是能夠‘加速意識的擴展’和‘協助那些渴望使他們自己不受限制的人’的一種,“能量-智慧”(energy-intelligence )之解放的力量。

7前額葉--
大腦的這個區域被認為是大腦系統之最近期的進化延伸部分(the latest evolutionary extension)。它作用為我們那些最為高等的智力才能,包括了我們的計算、推理和分析能力,之源頭,也作用為大腦處理心臟的那些情感性的頻率,如同理心(empathy)、同情心和愛,之中心。此外,前額葉還監督或管理整個大腦系統,促進或約束一些,處理(resolve)我們管理情緒和控制衝動的能力的,較低的大腦功能。

8【心】獨立的知覺器官--
在胎兒的肉體裡,心臟開始形成的時間早於大腦。它並且是自生的,意即,它的跳動不受來自大腦的訊號所支配。

9【心】電磁場--
心臟的電磁場比大腦的電磁場強了將近50倍,而它可以散發到--作為一種電磁場,以環形的結構--離人體15英尺以外的地方。這種電場(electric field)的外形會不斷地改變和波動,然而它的能量場(energetic field)卻異常地穩定。它的有機的臨在(Its organic presence)對於那些‘知覺系統可以調到心之內在最深的頻率’的人來說,是可觸知(is palpable)與鮮明的。


【巴夏】你的意識在穿越,你時時刻刻是不同的人

你的意識帶領你穿越人生,你的動作、行為、所有一切的體驗,你時時刻刻都是不同的人,因為你時時刻刻多了一些經驗,多了一些體會。而這樣的狀況創造了連續性,時間因而產生,我們有了過去跟未來的概念,但實際上時間只有「當下」。

所以,佛家說「輪迴轉世」及基督教說「人只有今生」的說法都對,因為都只是宇宙架構的一部分,一個角度。


 

About sunnielei

瓶子擁有外星腦袋,喜歡說外星話,歡迎你來到他的星球探索!!(來去隨緣)
圖片 | 本篇發表於 療癒, 科技, 覺醒, lyricus, wingmakers造翼者, 意識, , 時空法則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