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存在的命運時間表

你們有多少人明白,潛在的命運同時存在,而你可以善加利用?這張圖就像徵當下的多重潛在命運。

同時存在的命運時間表

同時存在的命運時間表

這條命運線,你的生命之線,在它之上和之下,你可以畫上多條平行線,來表示從你的青少年到青春期到剛成人的階段,所作的不同選擇;這代表你所採取和旅行了一段時候的不同選擇、不同的道路、遵循你的社會對你的期望,以及你所依據成長的社會道德標準和文化。

你再畫上一條時間線,其中不含我的教學——不含經由這句軀體、經由這教誨的精義在你身上,所導致的一切轉變、一切療愈、所發生的每件事。在你這條主線之上的時間表是可以改變的。

回想你所認識的人,他們的時間線,那些使用毒品的、那些無法自拔的人呢,他們的時間線,那是個可能的潛在勢。那些酗酒的。那些還沒做過的事情、和你的初戀情人結婚、生個你從未有過的孩子、掌握機遇、繼續接受高等教育、實現你的青春夢想,所有那一切都是潛在可能的時間線,在你人生的這個工作體之外,它們在你的生命線之上和之下浮動。

按照你肆無忌憚的程度和毀滅性有多大,你就能揣摩出你自己的死亡時間表。你們那些恨自己的人、沉思毀滅,或仇恨別人,就能揣摩得出你的時間線即將與別人的時間線在何時發生碰撞,而通常那也標示著你的死亡。

你的命運會是什麼樣子?那也是個時間表。今天你所認識的大部分人、你的親朋好友,如果沒有這些教學的話,他們仍然還會在你的生活中嗎?把這一點也放在心上,別忘了,完全有可能,你本來可以非常成功、非常富裕,而從來就不必像你現在這般過活。

你應該慶幸,能夠畫出同時存在的潛在命運,然後就在現狀裡經營你自己的命運。能那樣是份榮幸,因為大多數人對這種可能性想都未想過,而且根本不懂到底什麼是改變。


錯過在狂喜層次所創造的時間表

重要的是,你曾按照決定不來參加這所學校學習的假設,創製過一個時間表。三萬五千年前,在我的小屋裡——身旁有一團跳躍的火焰,牆角擺著把大刀,抽煙斗的煙圈團團繚繞——那時我就創造了未來記憶,記憶裡,當前的這個時間表正在其中鋪陳而出。

了解這件事之所以重要,是因為這些訊息在狂喜層次上早已可供你取用,而你也逐步將那個時間表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時間表。在沒有以“偉業”為主體的情況下,那張我叫你畫的不包含、沒有這段教導的時間表便會是你一向所過的生活,而你在那裡做的抉擇是決定沿襲現狀,而非聽從靈魂的指導

我要你了解,此教導將會在你沉思時衍生出許多結果。你將會了解到很多東西,並且求得很多事情的答案和緣故,因此人生不再那麼麻煩和嚴肅。你將領會到,因獲得知識而卸下了重負的意義。

你們有多少人在閱讀我的字詞時,在你的胸口有所觸動?你的靈魂在你還未來到這里以前,早已將這些訊息載入記錄。你知道靈魂會多久與你談一次話?在這個層次上你稱之為“良心”的,它其實就是你的靈魂。當你違逆某件事而那是一次機遇的話,你的靈魂會在你的胸口製造一次重壓,你在胸口感受得到。而那表示你錯過了注定的時間表。

太多的生生世世,你都這麼錯過。我都知道的,因為你還仍然還有需要完成的未竟事業。每一世這些未竟事業的程式都被編入,而靈魂會以一條命運線將它載入記錄。然後,你面臨那條命運線的時刻來了,而你該做的選擇是變得謙卑,但是你的自我卻來礙事,你配合了自我而不是選擇謙卑。

就是這個時候,這股壓力強行施加在你的人生,你卻已錯過了它的時間表。那個機遇,一個為了完成未竟之事在天堂被創造出的機緣,因為這條有磁力的時間線是條漫長的命運之線,而這機遇只被編入了一次。

有無數的現代原因使你違背你的靈魂感受,也許原因是做了不符政治的正確性,或者是因為你對某人的鄙視、嫉妒或羨慕的理由而那麼做,或者若是你對那個人做了什麼,那你就違逆了社會風俗,又或許是因為你身為某個團體的重要人物,而那團體並不喜歡那個人,然而那個人正是你的“信使者”,但你在保持聲望與符合社會意識的壓力下,卻從未能聽從你靈魂的需求

你們有多少人聽過好人的故事——你所認為的好人或者被稱為善人——他們經過某個生命轉變事件之後,整世非常努力地工作,只做好事,服務和善待他人,做過各種的事,不停地貢獻自己,但似乎一切不好的事都在他們身上發生?

你認為有什麼能讓一個女人為了宗教浪費她的青春,僅是利用她來為耶穌賺錢,在骯髒和充滿疾病的環境或國家裡服務,因為讓她成為了一位在世界各地受人尊敬的烈士?如果她是如此地愛和深信神,為何她還會變老和生病呢?這是個明顯的虛偽。為什麼這些事發生在這個存在體身上,以及為何她一輩子都是如此?因為她錯過了在年輕時能解決某些事的機會,然後用盡了一輩子的生命來償還它。

永遠做得不夠多、貢獻得不夠多、善待得不夠多、不夠甜美,因為你從未解放出你胸口的壓力。這就是為什麼你一直想要彌補,但卻無法彌補。這是為什麼呢?意識與能量創造現實的本質。這位神創造了此生是為了能夠顯化那些未完成的事業,並賦予餘生繼續去認識未知,去體驗所渴望的探險。

我正在努力地告訴你,當你聽隨你的靈魂和你的精神時,那麼你就是選擇跟隨最崇高、最正義的道路。你現在所選擇的是,千萬年以來最偉大的機會。每個對你而來的機會,你已做了正確的決定,因為如果你決定違背你的感覺,那麼你的時間表會是什麼樣子?

我是你的老師。我曾經是你們的領導。但是我所愛你的是你的神。這也就是我對一切所愛的來源。我來到這裡教你如何成為如此和如何了解所有一切,因為這是你在此存在的要求。我設定下計劃。你願意來參與。這時間表將帶給你什麼?完全的和絕對的自由。

去了解人的意識被局限在狹小的空盒內——有限的思維。它是關於了解你的想法是有多麼的重要,以及它是如何設定你的生命。這是為了了解為什麼“受苦”,在狂喜層次上是沒有受害者的存在。那裡只有機會的存在。靈魂並不看待它為受苦受害。大師也不那麼看它。唯有人類如此看它。


透過訓練來改變你的時間表

當我們做出正確的選擇及跟隨靈魂時,那麼我們已在某處完成了某事。你知道,因為突然間好像我們肩膀上一個偉大和沈重的負擔被解放了,它就是我們一直穿戴的枷鎖。我們無法告訴你它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但突然間有種輕浮的感覺,因為枷鎖已被消除。命運已被達成。現在我們自由了。

有許多同時存在的潛在的時間表和任何一刻,你都可以到另一個時間表——你有什麼樣的身體並不重要,這個身體已足夠了——任何一刻,你可以在另一個時間表。這很重要嗎?你認識的每個人對這些毫無概念。他們只為名利和別人的認可而活。這也就是說他們是活在一個假象裡,與靈魂和精神的演進毫無關係。這是一個荒廢的生命——荒廢的。

你不能抓住另一條線和試著守住它,讓它拉你到它的方向。你不能這麼做。這與它是沒有關係的。而是要了解你已有廣闊移位的潛力,讓你去選擇和你唯一能夠搭上那個時間表的方法是,把那個命運加入於你的腦神經網裡,並且宣告它就是你的普通想法。

別告訴我你的基因是你超重的原因。這將不再有用了。如果你很注意它,它就是在消耗你。你一直在想吃的東西。它使你成為一個奴役。當你改變時間表時,你走在不同的基因線上。這就像是沒有足夠的食物一樣,因為你想被別人接受。你認為美麗是和把骨頭上的皮膚拉緊有關,一種接近死亡的美麗。它或許是美麗的,但別指望它能幫助你擺脫駭人的恐嚇。你將無法活過它。那是另一個人生。

有誰能說健康必須與食物是相關的?其實它是與心智狀態相關。有健康的人死於癌症,你如何和它和解?有些人非常的健康,他們只吃原始的鳥食而且他們不願意吃任何“活的東西”。什麼是蕪菁?它是活的。它也有意識。他們說:“我不想吃任何活的,有紅血的東西。”那麼,看看一顆番茄或一根甜菜根,它們的血是什麼顏色?

這與你吃什麼沒有關係,因為它就是你。你無法靠逃避某種東西成為永生不朽的。你無法靠你所吃的食物成為永生不朽。你所喝的紅酒也無法讓你成為永生不朽。這些都不行。唯有當你理解到你想要成為它的時候,你才會變得永生不朽。一旦對你來說,這是非常普通的事時。那麼你與你時間表連接上了。

當你付出所有的意志,全神貫注來做這工作時,你知道它是通過普通思維的表達方式和你也知道你就是它。那麼它即是你生命的命運。究竟是什麼可決定一個潛在的時間表?“個人的抉擇”。回想過去,你這世所作的選擇,有多少在你生活的某一方面有造成明顯的影響?你做了多少選擇?你何時停止吃藥?你能看到你所做的選擇嗎?你能看到它繼續維持下去嗎?到墓場或太平間去看看,找一個屍體。看看它。到它裡面去。打開它的頭骨。打開它的內臟。看看它的腦。你有選擇去停止它嗎?如果你還沒做出停止的選擇,那麼你是否會看起來像一個選擇留在這個時間表的人?

你能看到你是如何改變自己的生命嗎?重要的是你知道你是多麼的強大。還有重要的是,你也知道這個所謂的“你”和“我”,也是你所做的選擇。我親愛的人們,如果在我的生命裡,我沒有做這選擇。我親愛的人們,如果在我的生命裡,我沒有做這選擇,你會在哪裡?如果三萬五千年前,我沒有做這個選擇,一個選擇,那我們現在會在哪裡?我們會認識對方嗎?

在21 世紀,我們會在一起嗎?你會知道你旁邊所坐的人嗎?你會在這個身體裡嗎?你還會和你所結婚的人結婚嗎?你會養育你現有的小孩嗎?你還會是你所成為的父母親嗎?你會知道你現在所知道的一切嗎?這一切都是源自千萬年前的一個抉擇。


【藍慕沙】《白寶書》

“And all of you went through the reading of your life.
In elder times it was called Judgment Day.
It is Judgment Day, except that it really isn’t a judgment; it is to refresh your memory on what you did.” — Ramtha

About sunnielei

瓶子擁有外星腦袋,喜歡說外星話,歡迎你來到他的星球探索!!(來去隨緣)
圖片 | 本篇發表於 藍慕沙。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