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是個人的神話,神話則是集體的夢

jolanda-tarot-major-arcana-image

一個人的內在本質是聖性的秘密,而古代的聖賢們總是慈悲的留下許多開啟這些秘密之門的密碼,它們散落在神話裡、經典裡、故事裡、繪畫雕像裡、建築物裡、符號圖騰裡。

夢是個人的神話,神話則是集體的夢。

它們都是來自集體潛意識的意象,化作各式各樣、活的、具體的象徵,成為向我們自我通傳的記號。因此,透過夢與神話的敘事性模式,它們一方面提升我們心靈意象的領悟力和感受力;另一方面,也由於它們充分反映出我們的人格、生活現況,因而也提供了我們與自己、與他人、與宇宙萬物、與天主的交往關係,而有助於釐清、並引導我們走向聖潔的靈修旅程。

「對於我們內在的想像力、我們是什麼樣子、人從永恆方面來看又是如何…只可能透過神話表達。神話富有個人獨特性,比科學更能精確地表現生活, …而且,神話的存在比人類擁有更大的活動範園。

這是榮格在其自傳的序言中,所表達的神話觀。榮格說他自己充滿神話的一生,主要的材料是來自他的夢境與聯想。的確,從他的成長歷程、所創建的分析心理學理論,乃至夢與神話觀點,無不充滿著各式各樣奇妙的潛意識心靈之顯像。更重要的是,這些顯像無論呈現何種面貌,皆為一個單一而又多面向之整體的一部分。

「夢是提示您有力量建立所想要的世界,讓您看到自己所想要的世界。當您看見時,您並不懷疑它是真實的。這個世界顯然在您的心靈之內,卻好像外在的世界……您醒過來,夢似乎也逝去。然而您並沒有體會到,產生夢的東西並沒有隨著夢而逝去。您仍然保有建立另一個不真實世界的願望,看似清醒的世界其實只是夢中所見世界的不同形式罷了。您的所有時間都耗費在做夢,睡覺和清醒時的夢有不同的形式,如此而已。


awaken

夢如人生,人生如夢

中國古人或倉頡在造字時,顯然已有深刻體會,因此「夢」字,也充分反映出了人生各階段的生命旅程。「夢」字的最上方由兩個「十」字,代表廿歲左右的青年期, 正是朝氣蓬勃、意氣風發、大展宏圖之際,也是營造「個人神話」的起步階段,「夢」字的中間是一個「四」字,代表四十歲左右的中年期,人生太半已然形成,家庭、事業穩定,可謂生命的巔峰;然而「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夢」字的最後為「夕」代表邁入晚年, 其上還有一,如同寶蓋,似乎也在述說人生至此已大致可蓋棺論定了。而所謂蓋棺論定,即完成了整趟生命旅程,對人生所有的體悟, 而其中最大的領悟,無非是一場夢。這領悟看似消極,但實則卻是莫大的智慧,因為「心靈的自由,不是去爭取,而是要放下」。


我們的本質就像夢的本質一樣,我們短促的一生不過是一場睡眠

以永恆的觀點來看這場「夢與人生」我們亦能同時醒悟「生命的真相」而跳脫輪迴及渾渾噩噩的生活。進一步地,當生命的真相坦然呈現眼前,而我願意接納並與之融合為一時,人生視野將更寬廣無垠、超脫凡俗的世界,無須再奮門和證明什麼,最深的覺悟卻是徹底地放手、交託,讓天主按著祂的旨意來帶領生命之「如其所是 (awakening that is)」。這當然不是被動、無奈的接受,反而是回過頭感恩生命(即上主)的應許:

「到末日一天主說一我要將我的神傾住在所有有血肉的人身上,你們的兒子和女兒都要說預言,青年人要見異像,老年人要看夢境。」(使徒行傳二17)


夢與神話的「全息的生命觀」

當代宗教心理學,尤其進入超個人心理學派的領域,極為強調「全息的生命觀 (holistic),簡言之,即小宇宙與大宇宙的融合。所謂的小宇宙,就是我們自身,而且是包含了「身體」的全人,而大宇宙,則是超越萬有一切之上的終極實體,無論您稱祂為天主、上帝、佛、道、神、阿拉或簡單的大我,總之是我們所信仰的終極神聖對象。

大小宇宙的融合,正如一首情歌中「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的歌詞,其濃郁的愛情已分不清彼此,因為我在你裡面、你在我裡面,我就是你、而你也就是我。因此,用中國人的話來講,「全息的生命觀」可謂是「天人合一」用基督宗教的神學術語(Theosis,Divinization) ,則是「神化、天主化」,也就是耶穌基督最後在山園祈禱中的願景 :

「願眾人都合而為一 ! 父啊,顧他們在我們內合而為一,就如你在我內,我在你內,為叫世界相信是你派遣了我。我將你賜給我的光榮賜給了他們,為叫他們合而為一,就如我們原為一體一樣。我在他們內,你在我內,使他們完全合而為一,為叫世界知道是你派遣了我,並且你愛了他們,如愛了我一樣。」 (若十七21-23 )


同樣地,夢與神話的賞析,也必須採此「全息的生命觀」以一體性地、全人地、整體性地、既有廣度又有深度地,領略生命本身給我們的啟發,活出意義來。當然,這趟旅程要求深刻的自我探索,並以誠實、勇氣與信心,不畏面對真相(真相有時是很殘酷的,這在夢境與神話的解析中屢見不鮮),去冒險、完成自己的命運。

榮格曾說 : 「完成一個人的命運,就是人生最大的成就」雖然我們此生中尋尋覓覓、也跌跌撞撞的,有時遭逢困厄,甚至寢食難安、柔腸寸斷;但至終,走完一段人生旅程後,也能如同孔子的生命經歷 : 「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喻矩」(論語﹒為政),一步步地趨成穩健,終至完成「聖召(天命、命運)。

屆時,我們將體認到,縱然我們並未成就什麼豐功偉業,也沒有什麼傲人的功蹟,但卻有深刻的滿足感,也為自己如此幸運深懷感恩,因為,光是旅途本身就已值回票價了。


夢與神話在這段實現「聖召(天命、命運)的生命旅程中,扮演著非重要的角色。因為它們有如試金石般,一五一十地、充分反映出真實與現況,提供我們一面最佳的鏡子,讓我們得以忠實地透過它們來反照自己、檢視自己與人際,乃至生活中各層面問題。

夢與神話之所以能扮演此角色,是因為潛意識底層孕藏著無限潛能,它透過象徵來說話,而象徵是活的,能直接傳達生命、轉化生命。並且,如同雙人舞蹈一般,一方是意識(或自我,包含理性與情感),另一方是潛意識(或真我一天主的肖像,包含無限的可能性)在一進一退之間,舞出生命之美,雖然也可能因跳得不好而雙腳打結、反跌在地。

無論如何,夢與神話是人生之旅的資源。而且,它們不是一門科學,而是一種藝術。沒有所謂對錯好壞與方法等的問題,隨著每個人不同的人生閱歷、生命或靈修深度、各家學派的學習心得,自然會發展出不同的方法,或不同面向的理解。


001c1db5b4646553961354b3e17a22dc--book-jacket-not-good-enough

個體化過程(Individuation)

榮格以一名精神醫學博士及多年臨床心理診療的身分,指出心理學的目標在於「真我」的實現(而非自我實現)。而這段生命之旅,當一個人從無明地被潛意識原型給牽著鼻子走,到有意識化地體認自己、忠於自己、做自己,這整段逐漸啟悟、循序漸進、使人成為真正自己的過程,即所謂「個體化過程」。

完成這段旅程,其終極目標,即如上述「全息生命觀(holistic)」的實現。因此,它是由外而內,呈現出極為動態的辯證過程,在意識與潛意識之間互相抗衡,如同鐵站與鍾子闊的鍛打過程一般,一步步助人成為一個統一的整體。當然,這個過程勢必經歷痛苦,甚至千鍾百煉,方可能達成目標。尤其是人生的後半階段,在飽受憂患與滄桑之苦後,重新尋求一種新的生活模式、新的意義和目標,一方面沈澱下來所有的世俗干擾,另一方面能從潛意識的能量中,激發出神聖的生命源泉,實現真我。


梦与神话的灵修旅程.pdf 

https://goo.gl/9DwvLp
Never vote! If you vote you are signifying you support the government. The terrorism, the chemtrails, the bankers, the false flags, your poisoning via air, water, food – but if you don’t vote, you are telling the government to hit the road! We don’t need kings over us. If you think the result will be anarchy, I believe you are wrong. The governments create the anarchy!

Humans are the only species who sustain and worship their own parasites.

From Freedom To Slavery

The end of all government is to the benefit of the governed. Was there a religion, a race, a country, a sex, a government, et al before your birth? No. There was only you and you were part of the One. All Gods and Devils are created by you or by others to control you – in your mind. Take control of your mind.

“to his ignorance of Nature, man owes the creation of those elusive powers, under which he has so long trembled with fear; that superstitious worship, which has been the source of all his misery, and the evils entailed upon posterity.

 a man has fallen in society, from Freedom to Slavery. He had forgotten the purpose of his existence, or else he believed himself obliged to suppress the natural desires of his heart, to sacrifice his -welfare to the caprice of chiefs, either elected by himself or submitted to without examination. He was ignorant of the true policy of association—of the object of government ; he disdained to listen to the Voice of Nature, which loudly proclaimed the price of all submission to be protection and happiness: the end of all government is the benefit of the governed, having mistaken his duty to himself, it consequently follows, he has mistaken his duty to others.

Man, in short, whether from sloth or from terror, Slaving abnegated the evidence of his senses, has been guided in all his actions, in all his enterprises, by imagination, by enthusiasm, by habit, by preconceived opinions, but above all, by the influence of authority, which knew well how to deceive him, to turn his ignorance to esteem, his sloth to advantage.

police_lineup_ben_garrison-1024x752


mindprison

世界末日 – 謊言的終結

我聽到有人曾經將其定義為揭示的知識。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可能是世界末日,因為如果你把自己的生活置於謊言網絡中,那麼揭露知識幾乎會破壞你對世界的看法。

這讓我想起了“這就是我們所知道的世界末日”這句話,這似乎在很大程度上總結了我對於世界末日的真正含義……謊言的終結 -謊言的末日。


 

About sunnielei

瓶子擁有外星腦袋,喜歡說外星話,歡迎你來到他的星球探索!!(來去隨緣)
圖片 | 本篇發表於 生死與輪迴, 療癒, 覺醒, , 上帝/耶穌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