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teni是你的最大恐懼

Overwhelmeddone-768x553

如果你所相信的一切都是謊言,怎麼辦?
如果你被囚困在這幻像中的真正原因有個簡單的解釋,怎麼辦?
如果你真的對自己誠實,並看到你實際上害怕你的生活中的每個人,
—害怕他們能對你做些什麼,怎麼辦?
如果你認識到了這是你恐懼的投射,怎麼辦?

真正的真相是你看到–你能對所有其他人做什麼。你看到–你能如何欺騙。

“偉大”的欺騙行為是:我先下手!這樣我就不會被欺騙了!因為我知道如果他們一有機會就會做什麼!我先下手!由我來掌控局面!這樣我就安全了!

這就是創造了一切事物的真相我們害怕我們自己的自我不誠實,我們將其投射到他人身上,然後行動起來保護我們自己。這個世界上的精英就是這麼做的。他們害怕大眾,因此他們控制大眾。宗教徒害怕這個——他們害怕他們的不誠實,因此他們製造方法強迫他人誠實

真相是每個人都是不誠實的我們生活在對彼此的恐懼中並且這恐懼實質上是對自己的恐懼,害怕自己的不誠實本性,害怕自己的黑暗面。由於這個原因,我們尋求光明和啟蒙,以使我們蒙蔽這個真相——我們生活於對彼此的恐懼中。

因此我們發明了愛,因為如果我們說“愛”這個字,感受愛,並產生愛這個感覺,我們就不必面對這個糟糕的真相——我們害怕彼此,我們害怕我們會對彼此做什麼以及他人會對我們做什麼。我們活在僵化和恐懼中

這個世界存在的原因是要顯現這一點——我們對彼此的恐懼!

看看這個世界。一切事物——我們對目的的尋求、我們的政府、我們的社會,全都是建立在對彼此的恐懼和占據上風基礎上的。這樣做,我們顯露我們自己的自我不誠實,為自己解危“如果我們不先下手,他們就會這樣對我們!”來為其辯護


Boredom-768x558

Desteni是你的最大恐懼。一切全部一直都是謊言!你曾相信的一切都是通過你自己的恐懼製造的謊言。是時候對自己誠實了

並且要知道:你有的另一個恐懼是:你會面對你的自我不誠實的真相和你害怕他人這個真相。沒有出路。你將會活盡可能多次必要的生生世世,並經歷盡可能所需的苦痛和你能應付的創傷。這真相才將會揭示。

我們所呈現的不是什麼會使人對將來感到美妙朦朧的美麗東西——如今存在的的將是一個無限奴役系統,只是在重複著其自身而所有參與者們都甚至忘記他們在孩童時就已開始–每天做過的事

當我們真地對我們自己誠實時,我們會覺察到什麼事情出了差錯——我們只記得我們想要記得的事,我們只說適合我們的話,我們只在乎一些人——而其餘的則不在我們制定的範圍內。

我們將金錢認定為是我們不惜一切都必須擁有的東西,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即使那意味著我們必須冷漠,低劣刻薄。


我們對那些處於麻煩或毀滅中的人們感到同情,然而相信我們安然無恙的原因是由於我們的信念、做法和勤奮——並非如此,我們在通過先入為主的觀念創造了那些不幸人們的經歷,我們無法真正看到創造了這個現實(我們已將其接受為如此)的時間線和聲音共振線,而我們裝作是專家——這是終極的不誠實。

我們無法發展看到一切事物的技能,這是由於我們相信我們無法看到我們所創造的事物,因為有人在我們小時候仍然能看到一切事物時,就是那樣告訴我們的,直到我們相信了他們,將自己的心關閉而接受了我們的宿命

我們相信他人也一定都看到我們看到的事物,如果他們看到什麼新事物,他們就很特殊,而不是探究如何發展這些技能,使我們自己也親自看到——我們毀滅任何新的視野,就如我們毀掉我們的孩子們看到他們想像中的朋友這個能力一樣。

我們將我們定義為的美麗稱為美麗,而對我們面前的大自然的美麗,我們卻以生存的名義將其毀滅,我們稱之為進步,我們說這不是我們的錯,是那些公司的錯——但永遠不會是我們。

我們尋求方法掙錢保衛我們自己免遭世界傷害,但這個世界是我們自己的投影,而我們沒有看到我們將自己保衛起來而免遭其傷害的這個世界是由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


—在我們家中,在我們的閒言雜語中,在對彼此的恐懼中,在我們的朋友圈中——他們接受和支持我們,因為我們都害怕同樣的事物,我們都指責同樣的事物,我們都對同樣的事物感到憤怒。

—我們尊重彼此恐懼上的相似,而我們卻質疑在偉大和表達上的相似,因為我們相信我們無法達到這樣的表達。

我們接受這個世界的奴役是通過大量的談論它卻又無所事事,因為我們拒絕承認:我們全都被同樣的東西奴役著,喜愛同樣的東西,渴望同樣的東西,我們相信這些東西使我們活著。

我們害怕死亡,然而從不考慮看向死亡之外,因為,也許我們會看到,在死亡之外,我們全都是同樣在悲慘恐懼下的存在者,而那實在是太難以沉思了,因此我們接受我們的局限性,因為至少我們可以有個藉口。

在電視、金錢、權力、戰爭、公司、學校的世界中,我們感到無力,因為我們感覺我們在所有方面都被分化了,因此我們接受適者生存,我們頌揚最適者,夢想著何時才會輪到我們,然而我們從未考慮拋棄這奴役,而真正創造一個自由的世界。

因為我們已將自由等同於有足夠多財物的少數人,並且如果我們能在那幫派中,我們會為我們的幫派辯護,因為我們擁有並且我們值得擁有我們的財物。

我們保留我們的秘密,因為它們使我們感到安全,我們允許他人保留他們的秘密,因為他們允許我們保留秘密,我們彼此心照不宣,因此我們被無限囚困了,然而我們將其稱為選擇,好像這使將我們解放了,而從未認識到:如果我們不記得我們是誰和我們來自何處,那麼真正的選擇是不可能的。


而一些人甚至說這沒問題,我知道我是誰——真的嗎?那為什麼這並未展示在你的世界中——這整個世界中呢?

我們對於我們為什麼在這裡極其明確,因此我們明確規定人們首先瀏覽網站上的所有材料和視頻訪談,然後加入論壇與他人參與,在他們各自的進程中協助和支持他們自己。

這樣一些人——他們來到網站,還沒有瀏覽材料和視頻訪談,而試圖找人合理化或正當化他們當前接受和允許了的心智性質的關於他們自己的信念和認知——我們不接受和允許這些人參與網站。

因為顯然他們在他們的人生經歷中還尚未經歷足夠/有效的體驗,以實際地認識到他們必須站立起來承擔自己責任,而是為他們認為/相信他們自己所是的心智辯護。


love_system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們是明確的:我們會協助和支持那些有效協助和支持他們自己的人。

我們已經嘗試了“溫和/友好”的方式,但是這種“溫和/友好”的方式——尤其是對那些仍然深深迷失於心智構造、信念、感知和觀念之中的人們——打開了一扇門,一扇後門,通往操縱、不誠實和欺騙,並且如果你試圖以一種“友好的方式”來做會導致自我妥協。

這就是為什麼直截了當和直達要害的清楚是必要的。有些人會“應付”得了,有些人應付不了,可是認識到那些此刻還“應付”不了的人,僅僅表明他們已經為他們自己決定了——他們需要在自己內以心智去經歷更多“體驗”,以便真正絕對地理解–停止、站立起來並承擔自己責任的必要性。

然後你讓他們走,讓他們首先經歷一些體驗,以使他們可以親自懂得後果——接受和允許參與心智和定義自己在心智中是心智的後果——他們會不可避免地回來,或者在死亡時領悟他們自己。

這個進程對一切每一者都是不可避免的,可是每一者的經歷都會在/即他們自己的進程中不同。因此,“協助和支持那些願意並決定有效協助和支持他們自己的人”。

我們首先真正要穿越過的是我們自己的看似複雜的心智系統,是的,它感覺起來好像很厚很大很複雜的一面牆,但不過是虛構的能量,當初Berneard在一刻之間就消滅了億萬年的白光巨牆並不只是神話,因為當我們踏實而耐性的走這個生命的進程,我們就能為自己證明,一個呼吸之間,就能夠將瞬間實化的情緒能量排除,而當一定數目的人們能做到-清理-總是自私的和模糊視野的心智人格/情緒/能量模式,就愈能夠團結有效的朝著共同目標溝通前進,那麼這樣看來,在對自己和對外面推動的這個生命進程教育,才是當前最緊要的一件事。當然我們總是可以彈性而有效用的在個人層面上分享對這個世界的看見與理想。


英文原文鏈接:http://desteni.co.za/faq#62    譯者:吳畏
版權: Desteni ( www.desteni.co.za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085b2501011k1f.html

 

DIP線上課程—學習如何超越心智系統
DIP Lite–(短期免費課程)
DIP Pro — (長期正式課程)
相關訊息產品– EQAFE  https://eqafe.com/

About sunnielei

瓶子擁有外星腦袋,喜歡說外星話,歡迎你來到他的星球探索!!(來去隨緣)
圖片 | 本篇發表於 療癒, 能量, 量子, 覺醒, 因果, 意識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