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袋就是一直在跳針!

我們會如何描述受到創傷的人,「神經過敏」「想不開」「自怨自艾」「沉迷往事」?彷彿只要學會正向思考、彷彿只要有意志及勇氣、彷彿有了愛及陪伴,人就應該要能戰勝創傷,而被困在創傷中的人,若不是性格太軟弱,就是意在博取同情。

然而,創傷後壓力症PTSD)不但存在,而且還是一連串真實的生理變化,不受理性及意志控制創傷會刻在我們的大腦迴路上、警報系統裡、身體感覺中,身心俱裂的那一刻結束了,卻在記憶和神經系統中不受控制地反覆播放,不但壓垮我們正常生活的能力,更撕裂我們對於外界以及自己的信任。

  • 為什麼人們會陷入消極思維的習慣,並只會指出錯誤?
  • 是什麼原因導致你癱瘓或「想太多」?
  • 批評和挑剔是否有任何實際價值?
  • 當問題用盡時,頭腦會發生什麼?

心靈會受到錯誤資料的危害,錯誤資料進入了人的記憶庫中,此人就會產生不正常的反應,相似於一張被刮傷的唱片,當你撥放時,每當唱針轉到刮痕時,音樂就跳針、走音、變調、而重覆不停。唱片上的刮痕就是印痕,使唱片無法撥放原來完整的音樂。 戴尼提

“ ruminate ” 這個詞來源於拉丁語,意思咀嚼反芻,在這種過程中,牛會碾碎,吞嚥,然後反芻並重新食用它們的食物。同樣,人類的反芻思考功能也會仔細思考一些遇到的問題。

蘇格拉底說:“未經審查的生活不值得過。” 但過度檢查的生活也不是那麼好。事實上,許多人,尤其是女性,都有一種習慣,但卻會對自己的身心健康產生不利影響。它被稱為反芻,傾向於以一種重複的,週期性的方式對壓力情況或問題進行咀嚼,痴迷或痴迷,最終使情緒變得更糟。

“反芻涉及到對消極思想的重複和長度的重複,通常與失敗,拒絕,羞辱,失落或報復有關,問題在於,反芻會增加大腦壓力反應電路中的活動,包括控制你的戰鬥或逃跑反應的下丘腦 – 垂體 – 腎上腺軸。因此,當你處於反芻模式時,你的大腦和身體充滿了壓力荷爾蒙皮質醇。“有大量證據表明臨床抑鬱症的核心神經學驅動因素是大腦失控的應激反應 – 它不會被關閉。

001

所以,你最近感覺有點瘋狂。(還好還沒去吸毒止痛)   成癮的力量與對力量成癮

你似乎無法將你的思緒從你的問題中解脫出來,你越努力地關閉你的思想,它就運轉越快。用不了多久,你會發現自己在思考是否過度思濾,它讓你感覺像個瘋子。

如果反芻,沉迷和擔憂對你來說是一種非常強迫性的習慣,那麼你並不孤單。

與焦慮和抑鬱奮戰的人經常在(overthinking)過度思考中掙扎。然而,根據研究,與反芻等問題奮戰的焦慮者實際上比一般人更聰明。因此,如果你的想法經常失控,你可能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雖然這項研究無法解決您的問題,但它可以幫助您理解為什麼您傾向於被拖入過度思考中。

2017年12月的“精神病學研究”雜誌的一項研究發現,經歷過早期生活壓力的人 – 例如體罰,情感或性虐待或一般創傷 – 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生沉思型反芻的可能性更高。


什麼是反芻?

反思是什麼?反芻可以被定義為不斷識別在思想中反複播放的思想的習慣,有點像破碎的記錄(唱盤不斷地跳針)。“反芻”這個詞來自拉丁語中的咀嚼反芻,這是一種不那麼溫文爾雅的習慣,它會碾碎,吞嚥,反芻,然後重新食用它們的食物。我們將在稍後探討“用思想識別”的含義。

不幸的是,“大多數從事反芻的人都不知道他們正在反思 ; 他們認為他們是解決問題 – 無法區分這兩者是問題的一部分

如果你想學習如何停止反芻,本文將與你分享一些經過實踐檢驗的方法,讓你平靜下來,找到平安。


我們為什麼要反思?

根據研究,我們反复思考的原因有很多,包括:

  • 相信我們會通過反思來獲得洞察力
  • 創傷史
  • 認為我們面臨著長期和無法控制的壓力源
  • 人格特徵增加了反思的可能性,如盡責,完美主義和神經質

反芻的類型

根據您的傾向,反芻可以是:

  • 內部(自我導向) – 例如 “我有什麼問題?” “為什麼我不能像普通人那樣行事?” “為什麼我這麼傻?” “我永遠不會變得更好。”
  • 外部(情境導向) – 例如 “她為什麼這麼婊子?” “我不會讓他們偷走我的工作,” “他會發生意外,” “我想他們正在跟踪我“。
  • 存在主義和哲學 – 例如 “我生命的重點是什麼?” “世界將被毀滅”,“為什麼人們會受苦?”

根據2008年發表的一項研究,反芻可以分解為以下“型式”(可能有益或有害):

  • 擔心
  • 沉思
  • 抑鬱的反芻
  • 反射
  • 創傷的情緒處理
    創傷的本質使我們被逼到理解的邊緣,切斷人類語言溝通的能力。語言失效時,揮之不去的影像就會佔據這段經驗,通常會用惡夢或情境再現的形式一再出現。
  • 規劃
  • 排演
  • 解決問題
  • 侵入性的想法

如果你想學習如何停止反芻,你可能會受益於暫停,並識別你最掙扎的反芻類型。對你的反芻做一張地圖可能會幫助你更好地處理它並培養更多的自我理解。


stopthinking

為什麼反芻導致我們遭受苦難?

擔心偽裝是必要的,但沒有用處。
-Eckhart Tolle 艾克哈特.托勒

反芻讓我們遭受如此痛苦的原因是我們幾乎自動地「相信並依附於」這些思想。然而,如果你曾經探索過你思想的起源,那麼你會發現,思想根本無處不在 – 它們完全是自發的!然而,儘管我們不控制自己的想法,但我們實際上相信我們」是自己的想法

這是一個小實驗。告訴我,你的大腦中的下一個想法是什麼,接下來的30秒將是下一個,接下來的想法?你能誠實地告訴我你的想法是什麼嗎?不,當然你不能。任何聰明的人都能看到他們不知道他們的想法來自何處或將會是什麼。

順便說一句,這就是為什麼這麼多人被吸引來練習冥想的原因:冥想可以幫助你看到你實際上並不是你的想法。不僅如此,你實際上不必相信進入你大腦的想法。

你不必相信每一個進入大腦的想法,因為它們是能量的隨機波動就是那個賦予你思想意義並與之相應的人。當你停止識別它們時,你會發現你的想法就像是來來往往的厚重的雲。他們的意思就不過麼是天氣,僅是個氣象。

所以如果不是你的想法,因為沒有創造它們,它們是如此短暫和多變,你是誰或者你是什麼?是思想之下的空間或有意識的神聖存在,可以觀察一切。你可以自己發現這個:你出生以來一直沒有也無法改變的是什麼?你的身體,性格,DNA,名字,性別,思想和感情都會發生變化……但是什麼保持不變

反芻使我們受苦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沒有在思想中找到空間來清楚地見證我們自己的思想。我們沒有看到整個海洋,而是在思緒的浪潮中迷失了。

為了學習如何停止反芻,我們需要學習如何打破相信自己是我們的思想的習慣。


如何停止你對生活的反覆痛苦

我剛剛提到的關於你不是你的想法的東西在這個時候可能不會派上用場,特別是如果你只是尋找一些快速的解脫。但是我希望將來,無論何時你進入大規模的反思,你都會記住本文中的文字並進一步探索這一現實。

下面我將與大家分享一些可以讓你立即從短暫緩解長期緩解的做法。我希望你能在這裡找到你需要的東西。


1.做一個激烈的鍛煉

用於:短期幫助

運動的強烈性質有助於暫時關閉心靈,讓你感覺良好的內啡肽。去跑步,做一些俯立挺身,仰臥起坐,籃板或一些拳擊。


2.聽舒緩的音樂

用於:短期幫助

將耳機放入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或手機,播放舒緩的音樂。顯然,不要播放音樂太大以至於損壞你的耳膜,舒緩的音樂會讓你在此期間開啟齒輪。我建議聽聽平靜(但響亮)的音樂而不是瘋狂的音樂。嘗試聽環境或古典而不是說唱,搖滾或電子流行音樂。


Huou7Gh

3. 專注於你的呼吸和數數1..2…3…

用於:短期幫助

如果您沒有機會練習前兩個建議,請嘗試專注於您的呼吸和呼氣。將每次呼吸計數到十,然後重新開始。例如,當你吸氣時,數一,呼氣,數二,吸氣,數三,呼氣,數四……等等。一旦你達到10,再從一開始。如果可以的話,讓你的呼吸加深,讓你的胃輕輕起伏。深呼吸會讓你平靜下來。這是一個方便的GIF,你可以用來幫助加深你的呼吸。


  1. 為焦慮喝一杯涼(草藥)茶

用於:短期幫助

草藥是短期緩解的好選擇,製作和飲用茶本身的過程將有助於您的中心。請記住:雖然這些草藥對我有效,但它們可能不一定適合你。你和我都有不同的體重,大腦化學物質的水平,荷爾蒙的變化,以及影響特定草藥有效性的許多其他因素。重要的是 : 你要嘗試各種各樣的草藥和劑量,看看最適合你的東西,並記住潛在的副作用和任何可能影響你的事情(即如果你懷孕或正在使用其他藥物)。


5. 在期刊(日記)上寫下你的想法

用於:長期幫助

你不必是作家,也不必特別擅長拼寫日記。其目的的主軸是提取所有的鎖在你心中的想法,並釋放他們到一個頁面,給你的心理和情緒緩解。我喜歡使用Evernote(在線筆記網站)記錄我的想法。如果你坐下來每天寫出你的想法十分鐘或更長時間,我保證你會在大約一周後感受到這些好處。

「用呼吸帶領你的心智」「用紙和筆帶領你的書寫」
療癒寫作:啟動靈性的書寫祕密

寫作,它能協助放空,安放心智,像是潛入寧靜的水池、進入沉靜,出離於讓思緒躁動的根源。

用手書寫,是我們學會書寫的第一種方式,手連結到手臂、肩膀、心臟;而打電腦則會用到兩隻手,是不同的方式。對許多人而言,電腦已經是主要的書寫工具了,這並沒有關係,但如果我們變窮了,無法負擔電腦了呢?或是電力中斷了呢?寫作能訓練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書寫、都能內省。當我們不必仰賴科技工具時,就擁有了彈性和自由。


6. 獨處時保持忙碌

用於:短期幫助

獨處往往會引發很多反思。為了短期緩解,請保持忙碌並從事諸如清理櫥櫃,幫助朋友,照看植物,畫(塗鴉)禪繞畫或做瑜伽等事情。


7. 創造有意義的生活

用於:長期幫助

當我們沒有任何值得期待的東西時,我們傾向於沉溺於過去或者對所有事情都“錯誤”的想法。

克服這種強迫性思維習慣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找到你喜歡做的事情 – 它可能是任何東西。例如,您是否一直夢想創建自己的 YouTube頻道或 博客?也許您有興趣了解有關芳香療法,划獨木舟或有關量子物理學的更多信息?雖然創造有意義的生活並不是一個快速解決方案,但它將為您提供長期的實現。如果你很難找到自己喜歡的東西,那就回想一下你小時候喜歡做什麼


You-dont-have-to-control-your-thoughts

8. 不要試圖“控制”你的想法

用於:長期幫助

正如我們上面所探討的,我們並沒有創造我們的想法 – 事實上,我們甚至不知道它們來自何處或為何!因此,我們可以嘗試做的最令人痛苦和徒勞的事情之一就是試圖 “控制” 我們的思想。心理學家Carl Jung曾經說過,“無論你抗拒什麼,就會持續”,包括思想。

如果我告訴你不要考慮一頭粉紅色的大象,你會想到一個嗎?當然!為什麼?因為你無法控制自己的想法。所以下次你開始反复思考時,只需注意發生了什麼。不要試圖 “強迫” 自己停下來。我知道這聽起來有點違反直覺,但是你越是抗拒你的想法,你就會受到越多的痛苦。相反,你可能想在內部做一個說明 (提示) “哦,我開始反复思考了 ! ”


9. 練習正念

用於:長期幫助

正念基本上是注意到當下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做法。我們常常通過思想來過濾世界,而不是直接體驗生活。當我們反思和沉迷時,我們迷失在心靈的世界裡。正念有助於吸引你回到現在(當下)。事實上,基於正念的認知療法已被證明可以幫助患有抑鬱症的人避免復發。網上有很多免費的正念資源,我鼓勵你去探索。


10. 開展冥想練習

用於:長期幫助

冥想是幫助您清楚地觀察或見證您的想法的有效方式。當你能夠在你和你的思想之間創造一個空間時,你就不太可能被拖入沉思的循環中。如果你很難冥想,我建議你去聽引導冥想 – 其中很多都可以在youtube和iTunes上免費找到。或者,嘗試使用像“平靜”這樣的免費移動應用。


11.練習自我同情

用於:長期幫助

對自己 要善良和富有同情心。要明白你並不孤單,許多人都在為過度思考強迫性反思而奮戰。你並不是奇怪的,瘋狂的或破碎的。你是一個正常的人,只是在努力尋找你和你的想法之間的空間。如果你懷疑自己,請閱讀相關討論,在同一條船上還有其他許多人。

照顧好您的需求,像對待最好的朋友或愛人一樣對待自己。原諒自己,並盡可能地去發現生活中的美好。


另外2015年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大自然中散步(但不是在城市環境中)會減少大腦中與之相關的反芻和活動。除了使負面思想循環短路外,“分心所產生的積極情緒可以解除你的思想,為你的煩惱開闢更客觀,更積極的視角。


40

探討抑鬱 – 反芻週期  為什麼反芻問題反而更難吞嚥。

“ ruminate ” 這個詞來源於拉丁語,用於咀嚼反芻,在這種過程中,牛會碾碎,吞嚥,然後反芻並重新食入。同樣,人類反芻思考功能也會仔細思考一些問題。

雖然這種做法可能會緩解奶牛的消化能力,但對於人們的心理健康卻沒有同樣的做法:耶魯大學心理學家Susan Nolen-Hoeksema博士在科學事務委員會中說,對生活中較黑暗的一面反复思考會加劇抑鬱症。她說,更重要的是,反芻可能會削弱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並推開關鍵的社會支持。

人們可能會首先以富有同情心的方式回應反芻者,但如果反思持續存在,他們對他的同情心可能會減弱。“過了一會兒,他感到沮喪,甚至充滿敵意,開始離開,當然,作為一個反芻動物,你會更多地反思:’為什麼他們放棄我,他們為什麼如此批評我?’在她的演講中,她探討了這種沉思和抑鬱循環的根源,以及如何打破它。


抑鬱反芻和情緒控制電路:腦電圖定位和有效連接研究

反芻是焦慮和抑鬱之間的相似之處。反复思考只是重複思考或問題而沒有完成。當人們沮喪時,反芻的主題通常是不充分或毫無價值。重複和不足的感覺會引起焦慮和焦慮,從而干擾解決問題。然後抑鬱症加深了。

 重複思考:情緒處理還是反思?

反芻,因為它是一種壓力放大鏡,許多人在某個時候都傾向於它。反思 – 過去發生的負面事件的沉迷習慣 – 與心靈和身體的許多負面影響有關。

然而,當我們感到壓力時,反芻是一種容易進入的模式,因為它始於解決困擾我們的問題的簡單願望。那些不經檢查,理解和從生活中遇到的困難中學習的人注定要重複它們,我們因此推理,放棄我們的反思趨勢變得更加困難。


反芻:如何運作

大多數人並沒有著手反思他們的問題。我們大多數人都想要快樂,並希望專注於讓我們快樂的想法。當我們遇到令人沮喪,威脅或侮辱的事情時,問題就出現了 – 這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情 – 我們不能放手。

我們可能試圖在我們的腦海中理解它,試圖從中學習它,或者我們可能只是在尋求驗證,這不應該發生。不管是什麼原因,我們都不能停止思考它,當我們想到它時,我們會感到沮喪。反芻可能涉及了解一個人的情況細節或與朋友談論它,但是反思的定義方面將其與常規問題解決區分開來是它所採取的非生產性負面焦點。


反芻如何不同於情緒處理?

我有幾個讀者問我同樣的問題,我在學習反思時想知道自己:如果我們不考慮我們的問題,我們怎麼能希望解決它們或從過程中學習?我們是否應該只關注積極因素,如果我們不時不關注不愉快的情況,我們不會長期犧牲增長和解決方案嗎?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 知道忽略問題和反思之間的快樂中點可以為我們節省很多壓力!

基本上,反芻涉及沉浸式或重複性的負面思維模式。當許多人試圖處理他們的情緒時,他們會陷入沉思,但是他們會在重複過去的傷害的負面模式中“陷入困境”,而不會轉向解決方案或解決問題的感覺。

將沉思或“沉溺於問題”與富有成效的情感處理或尋求解決方案區別開來的是,反思並不會產生新的思維方式,新行為或新的可能性。反思思想家不加改變地反複查看相同的信息,並保持消極的心態。反芻甚至可能在某種程度上“具有傳染性”兩個人有可能進行“共同反芻”並在他們之間保持消極情緒,幾乎沒有朝著積極的方向發展。


下載 (7)

認識到自己的反芻

反芻是什麼樣的,它與富有成效的情感處理有什麼不同?沉思和情緒處理都傾向於關注問題,並且通常關注圍繞這些問題的情緒。

然而,反芻傾向於更加消極 – 通常包括涉及悲觀和認知扭曲的思維模式,並主要關注情境的消極方面。相比之下,情緒處理可能會以這種方式開始,但會導致負面情緒的接受和釋放,而反芻會使你“陷入困境”。

作為一般規則,如果你發現自己專注於一個問題超過幾分鐘的空閒時間,感覺比你開始感覺更糟糕,沒有接受和繼續前進的動作,並且沒有更接近可行的解決方案,你可能已經墮落陷入沉思的陷阱。(同樣與朋友交談 – 如果上述情況屬實,如果你最後都感覺更糟,你可能只是參與共同辯論。)

雖然反芻使我們感覺更糟而不是更好,但是放棄是非常困難的,特別是如果你不認為它是反芻,或者你不知道如何停止。一些關於釋放壓力和憤怒的技巧可以幫助進行反思。關於處理負面情緒的文章也可以幫助反思和隨之而來的壓力感。這些關於放鬆反芻的技巧可以幫助你擺脫好的反芻習慣!


博客來-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

要活著,大腦就要能分辨過去和現在,分辨得出現在這隻輕拍你肩頭的手,並不是當年那隻把妳壓在床上,讓妳不能動彈的手;要能過濾訊息,看到任何的受苦都有盡頭。

要活著,身體就要有感覺,要能感到肌肉是有力的,風吹在皮膚上是涼的;要有表達喜怒哀樂的能力,在開心的時候笑,在哀傷的時候哭;要能和別人共感,看得出別人的動作、語言、表情,其實沒有惡意。要能活在自己的身體裡,也能真真實實活在當下的每一刻裡。

這些基本到被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基本能力,創傷患者卻得冒著被過去吞沒的危險,一一撿回。

從神經科學的角度,看清創傷是如何重塑我們的大腦——正常的記憶處理歷程因過大的威脅而崩解,時間凍結了,危險彷彿永遠不會結束。於是杏仁核隨時發出警報,壓力荷爾蒙因而大量分泌,睡眠節奏、免疫系統不停受到衝擊。即使受創者想要擺脫創傷向前走,努力忽略排山倒海的情緒,但腦中負責保命的部分,卻日復一日拖著身體回到千瘡百孔的過去。

面對外人所加諸的痛苦已經夠艱難了,但在受創者的內心深處還躲著更暴虐的魔鬼,那就是羞愧自責。受創者會為了自己在受創當下的無能、恐懼、依賴或憤怒而鄙視自己。為了關閉種種無法承受的感受,有人選擇酗酒、暴力、自殘,有人變得解離、麻木,毀了自己完整活著的能力。結果是,受創者失去跟自己的連結,也失去跟當下的連結——他們不是活著,也不是死去,而是介於活著跟死去之間。

受過創傷的人,是用不同的神經系統在體驗世界:受創者負責保命的原始腦和身體,隨時都在苦苦對抗早已不存在的威脅,而理性的勸說改變不了這種狀態,正如失眠時我們無法用理性命令自己快快入睡。

掌管生存的原始腦總是比掌管理智的高階腦快一步跳出來保護自己,威脅越大,越是如此,而當威脅大到壓倒一切時,許多腦區就當機了,或失能了,受創者因此進入另一種狀態,一種跟自己斷了聯繫,跟當下也不相連的狀態。

創傷患者要處理的,也不是外界的攻擊,而竟然是自己的警戒系統、身體感覺、大腦迴路、神經連結,那些能讓一個人正常活著,也好好跟別人相處的一切。

 「只有一件事能使治療創傷的工作成為可能,那就是以敬畏對待患者為了求生存所做的一切努力。」


童年會傷人    面對童年傷害,你可以做的自我療癒

「童年沒有離開,也沒有因為時間而消失,而是用另一種方式──被型塑的大腦神經和身體系統──繼續跟著你。」

當我們責罵、體罰孩子,將孩子關在「冷靜角」處罰,在孩子尖叫時以更大的聲量怒吼蓋過去,其實正是在訓練孩子的下層腦,而非能理性思考的上層腦。

在這種惡性壓力下長大的孩子,因為環境充滿了威脅與危險,身體一直處於「反擊或逃跑」的備戰模式——身體和大腦習慣用情緒或劇烈方式回應,讓辨識自己感覺與調節情緒的能力變差。

有時受創者比任何人都清楚悲痛所在,卻無法阻止非理性的情緒糾纏。因為在大腦的記憶深處,仍堅信傷害尚未完結,受創者反覆飽受這些記憶的襲擊。

我們的大腦,這個「自我意識」所在的地方,它承受著生命中所發生的一切,有時它感受人生的狂喜,有時被龐大的悲傷壓垮。然而我們可以透過身體或群體的重新連結,各種可能的方法,逐步修復傷口,找到更能承受過去的自己。

體認自己童年的傷痛,不是為了回頭指控及怪罪父母,而是為了讓自己與過去的生命經驗連結,並真誠以對,找回真實感受,也拼整回完整自我;如此一來,我們才得以真正發展自我撫慰與自我關照的能力,進而去接納孩子。

那是一種了解真相後的接納,而不再只是說服自己「我該盡力當個好母親」的片刻接納,也不再是以愛之名,行控制與剝奪之實。


心的傷疤

ACE測驗   ace研究-受了傷的童年告訴我們什麼?

面對童年傷痛的第一步,就是要請先你先做ACE測驗。以下十題是ACE問卷,每一題問題,如果回答「是」就得一分,如果回答「否」就得零分,你也可以參考英文版的 ACE問卷:

請你回想一下,在你十八歲生日之前,你是否覺得/感受到:

  1. 你的父或母或其他住在家裡的大人,是否時常(或常常)對你咒罵、羞辱、侮辱、說輕蔑的話、或做任何行為讓你覺得你可能會有任何肢體上的傷害?

  2. 你的父或母或其他住在家裡的大人,是否時常(或常常)推你、抓你、摑掌、朝你丟東西、或甚至是打你,讓你身上有傷痕、瘀血、或嚴重受傷?

  3. 你的父或母或其他住在家裡的大人,是否時常(或常常)以你不喜歡的方式碰觸你的身體,或是要你碰觸他/她的身體,或是要求你做任何和性相關的行為,像是口交、肛交、或是性交?

  4. 你是否感覺家庭裡沒有一個人愛你、認為你是重要或特別的?或者你是否會覺得家裡的人並不彼此照料、彼此間並不親密、或不互相支持?

  5. 你是否沒有足夠的食物吃、常常穿髒衣服、覺得沒有人會保護你?或是你的父母是否因為喝太醉了、或是藥物成癮,導致疏忽對你的照顧,像是在你生病時沒有帶你去看醫生?

  6. 你是否失去一位親生父親或親生母親,原因可能是因為雙親離婚、棄養、或其他原因?

  7. 你的媽媽 (或是繼母)是否時常被推、抓、打、踢踹、被丟東西、或甚至是被人拿刀子威脅?

  8. 你是否曾經和有酒癮問題或是藥物毒品問題的人一起住過?

  9. 和你住在一起的人,是否有憂鬱症或其他心理/精神健康疾病、或是否有人曾經嘗試自殺?

  10. 你的家人(或是和你一起住的人),是否有人曾經入獄?

以上十題 (回答「是」得一分,回答「否」得零分)

參考「ACE研究: 受了傷的童年告訴我們什麼?」)。Felitti醫生認為,做這份問卷可以讓你「看見」你的童年的確對你造成傷害,並且讓你了解,你現在所困擾的一些身體病痛和情緒問題,可能和童年時期經歷的逆境與毒性壓力環境有關。

在你小時候受到這些傷害時,如果沒有人跟你說「大人這樣對你是不對的」,兒時的你可能會認為,「一定是我的錯,大人才會這樣對我。」於是,你可能會感覺到羞愧、覺得自己有問題、很糟糕,並且內化了大人給你的負面評價,相信自己就是笨、就是醜、沒有人會愛我。

小孩通常會把這些創傷事件當成「祕密」,尤其加害者又是親人時,更不敢說出來。當大家願意說、讓討論童年創傷變成很普遍的一件事情時,那麼「秘密」就不再是秘密。說出來,你就可以開始療癒的旅程。


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然後就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然後說: 『我真的不該再想這件事了,因為我得睡了,天就快亮了。』然後你躺下來,你想著這件事,不停地想,不停地想,然後情況變得越來越糟、越來越糟。你就是不知道怎麼把它關掉。

這真是可笑,人類居然可以跟這個叫做心靈的工具,一起生活長達數千年,卻從來沒有說明書教你如何使用這個鬼東西!」— L. 羅恩 賀伯特,《心靈的操作手冊

山達基聯播網:http://scientology.tv   L. 羅恩 賀伯特發現之路

生存的渴望        情緒等級        印痕- 深埋的痛苦記憶        壓抑的來源        辨識反社會人格
 玩弄問題的哲學     決不藐視自己與貶低自己的力量     失落印痕,被壓抑的生命力
記憶被鎖在身體裡    「代間傳遞」

成癮的力量與對力量成癮
海洛因、嗎啡、可待因,還有古柯鹼和酒精,這些通通都是止痛劑,這些東西都能夠減輕疼痛,這才是成癮的問題所在。
重點不是「為什麼會成癮?」
重點是「為什麼會痛?」

 

About sunnielei

瓶子擁有外星腦袋,喜歡說外星話,歡迎你來到他的星球探索!!(來去隨緣)
圖片 | 本篇發表於 療癒, 老靈魂, 能量, 量子, 艾克哈特.托勒, 覺醒, 意識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